杂食党。没有热情,只吃不产。

[林敬言/蓝河/张新杰]眼镜

林敬言一个人出门配眼镜,半路上遇见蓝河的车爆胎,进了张新杰家开的眼镜店结果被嘲讽。

我为什么要写被嘲讽我明明不会写嘲讽……

文风不正,吊儿郎当,这就是我了。【……


--------------------------

    在林敬言刚玩荣耀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想在联盟里掀出什么风雨。所以什么第一流氓,什么与角色名相称的打法,什么霸图F4,都没有出现在他的职业规划中。


    当然F4这种意外也不是思维正常的人能规划出来的。


    彼时的林敬言一身正气,一张在网游里不出风头,在职业联盟里没进过总决赛的唐三打,还是朋友说我们队少个人你就来划划水吧,就这么被推进了荣耀坑。他其实是个特乖的学生,在最普通的高中拿着最普通的成绩单,课间和人聊聊女孩子,聊聊荣耀,聊聊一叶知秋和大漠孤烟,聊着聊着,把自个儿聊成了呼啸的队长。


    第二赛季出道首秀的时候,林敬言也拼了一把热血的冲动,结果被对方一老谋深算的忍者背身攻击无限连。退场时他背手擦擦汗,顺手摘下前几天刚买的眼镜,再翻出眼镜布慢条斯理地擦着,从纤细的钢丝镜腿儿擦到尚且单薄的镜片,一下一下,一丝不苟。


    后来联盟发展得一天比一天繁荣,战队一天比一天雄壮,选手们一个比一个牛掰,手速、意识、战略,这些东西的堆叠,硬生生把奖杯一点一点推离林敬言的视线。而天赋平庸拼劲尚可的林敬言,也只有在退场时默默地擦拭着因为度数加深而变厚的镜片,皱皱眉,自己告诉自己下次再来。


    这眼镜也是他老朋友了。刚配眼镜那会儿,店里的柜子上密密麻麻码着上百副眼镜,而他愣是没看出那上百副眼镜到底有什么不同。随手选了个价钱尚可中规中矩的细腿儿半框,一用就用了这么多年。还和方锐同队时被撺掇着换一副黑框的,戴了一个星期,不习惯鼻梁上没有那硌人的鼻托,还是换了回来。后来方锐想起来就说他温文尔雅,衣冠禽兽,抖M受虐。


    扯远了。


    就是说这老朋友的腿最近断了。


    林·刚退役一天都不到·敬言表示心塞。


    太不够义气了,林敬言想,它还当真是生为联盟镜死为联盟鬼,这第一天退役第二天毙命的速度,不是咒我就是咒我。


    可用惯了的东西就是不一样,能修就修,不能修就找一副差不多的吧。用作告别的最后一场比赛是霸图主场,而相熟的店家远在呼啸俱乐部楼下。要不是眼镜这事一天都耽搁不得,不然林敬言还真想耽搁几天。


    好事单出,坏事成双。


    蓝河出现在青岛的理由,大可不必深究。反正这文点出来就没有逻辑可言,全职的CP乱得一逼。如果说蓝河来找叶修尚且算是一主流CP,可若是我偏要说他是来找韩文清,好像也可以打开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蓝河同志很荣幸地与林敬言分享了这个“双”的二分之一,不是一个又,我再说一次,不是一个又。我是说他的车因为天气太热熄火了。


    没了车的蓝河和断了腿的蓝河也没什么区别了,他整个人都蔫掉了。双手插口袋走在路上,抬头就看到一个似曾相识但肯定不认识又不一定说不定认识的人从前面的路口走出来,低头在手机上做什么操作,目测眼睛到屏幕的距离短得连个拳头都放不下。蓝河内心一阵哆嗦,天哪,那不就是昨天才退役的林敬言吗。瞧他出来连个墨镜都不戴,没有眼镜的林敬言简直就跟不是本体一样。


    这时候蓝河心里掂量呀,我是谁呢,我是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可这名头放在职业圈里到底什么分量,蓝河想起了那些年被叶修按在地上虐的日子,觉得这名头还是不说出来比较好。


    可是这是林敬言大大,虽然他退役了,可他还是大大。于是忐忑的蓝河就忐忑地走上前搭讪啦。


    “您好呀林敬言大大。”忐忑的蓝河。


    “……你好。”没认出来这人是谁总之先打招呼的林敬言。


    “百度地图?您在找什么地方吗?”忐忑的蓝河。


    “请问附近有眼镜店吗?或者不是附近,有口碑比较好的眼镜店吗?”苦恼的林敬言。


    “……您知道张副队家里是开眼镜店的吗?”忐忑的蓝河。


    “………………………………”林敬言。


    头上冒出一排点的林敬言想起了一天前还是同事的张新杰。张新杰这个人,学历并没有很高,更不用说兴欣还有个拆迁流罗辑,可林敬言还是觉得张新杰的学霸buff无人能敌--这种buff大概被称为气场。战术大师,霸图奶霸,戴的眼镜也是半框,推眼镜的时候喜欢用中指,一丝不苟,似乎每推两下眼镜间隔的时间也是有讲究的。


    林敬言默默地想象了一下站在摆着上百眼镜的柜台后面推眼镜的张新杰,觉得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简直死而无憾(?)


    蓝河和林敬言说明了自己的身份,林敬言也皱着眉苦恼地说自己眼镜腿断了。一路上蓝河趁着林敬言视力不好偷瞄了他好几眼。不戴眼镜的男人依旧是那副彬彬有礼的斯文气质,若是这是有人指着他说第一流氓,估计那人才是真的耍流氓。蓝河摸摸鼻子,他好像忘了今天出门到底是什么事。


    好在路并不算太远。


    得知自己的眼镜可能要从此报废的林敬言大大觉得自己不仅心塞还心酸,总觉得这眼镜简直就是自己职业生涯的见证者,随着这条路走尽而悄悄地向自己告别。趴在柜台上的林敬言想啊,何必再找一副一样的半框呢。自己的老朋友都以如此深沉而文艺的方式告诉他,他现在已经不是职业选手林敬言了,自己又何必扯着过去不放。于是他还就真换了一副黑框。


    后来他戴着新眼镜自拍了一张照片@方锐,被对方说林大大你在哪我怎么看不见你啦。林敬言只笑笑,转头与蓝河道别。


    Fin


    我不会写嘲讽…………【哭倒在键盘上


评论(8)
热度(14)

© Vampire_蚊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