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没有热情,只吃不产。

[叶乔叶]沉舟侧畔千帆过

    1.

    再次见到叶修的时候,已是在十四赛季的全明星周末第一天,新手挑战赛之前。

    

    乔一帆盯着眼前的人看。灰色兜帽衫,拉链开到胸襟,露出里面打底的白色圆领T恤;穿着深蓝色的休闲裤,束脚的,再踏一双白橙双色的运动鞋;站姿还是有些微驼,一双漂亮的手捅在兜帽上衣的口袋里。嘴巴没叼着烟,胡子也刮干净了,站在眼前,眼睛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前辈好。”

    “哟,一帆。”

    音色没有任何改变,仿佛还在四五年前,隔着话筒给他当陪练。

    乔一帆点头笑笑,邀请他的大神与兴欣同座。

     

    在这个人面前,时年25的兴欣队长,永远是那个战战兢兢的饮水机选手。纵使现在粉丝成群,虚空双鬼交接后不论是名气还是技术都再也盖不过他的一寸灰,全明星阵容也进了好几次,他在叶修眼里依旧是个小鬼,而乔一帆也乐得自己一直是一个需要被照看的后辈。 

    

    第十赛季之后的十一、十二、十三赛季,兴欣再未夺冠,最好的成绩也是止步四强。

    其间唐柔封神;包子逐步向唐柔的专属搭档发展,顺带向黄少天学了点机会主义皮毛;安文逸也克服了多人治疗的慌乱,十字架上长年打着圣职系的格斗大招;罗辑干脆把拆迁流作为自己的主流打法,研究地图研究得风生水起;莫凡偶尔在团队赛里冒头,直接由安文逸一针见血地挑出在配合上的不足。

    苏沐橙退役的时候笑出了两个小酒窝,对着兴欣的一群愣头小子们挨个抱过去,说是要给他们女神的祝福buff;方锐则是在退役时在每个人的鼠标上都签了个名字,说是要把黄金右手的魂魄印上去,转头就打了个电话,老林你在哪呀退役了无事一身轻,一馋二懒三无才,林大大赏口饭吃呗?

    林敬言在电话那头说我看你五行就缺德。

    

    2.

    在与叶修聊天之前,乔一帆自然是打了个小腹稿。回顾往期兴欣的过去,立足现在兴欣的现状,展位未来兴欣的发展。打电竞的男人都是一群长不大的混小孩,围绕荣耀的话题可以说上三天三夜不带换口气的。可他刚一张口还来不及出声,坐在兴欣选首席队长旁边VIP座位上的叶修幽幽地说,我好久不看荣耀了。

    

    我好久不看荣耀了。

     

    这就不是震惊的问题了。

    当时陈果就捂着眼睛,说不好意思我去个洗手间。 

    

    乔一帆心理自然也是轰的一声雷响。且不说很久这个时间界定,单单拎出那个“看”字,就知道叶修与荣耀这是完全的粉转路人——早已从局内人转成了局外人。

    这之中要经历多少抽筋剥骨、撕筋裂脾的痛,才能将一样融入生命与灵魂的喜爱变成遥望。他自是不敢多想的。

    

    舞台上主持人早已热场结束,开场白的台词也读完最后一个标点,粉丝们欢呼着叫喊着,挥舞着手中的旗子,先为尚未开始的新手挑战赛狠狠刷了一波期待值。职业选手看台上也热闹,各家战队的选手们刚一入座就开始聊天。他们都没太关注叶修,偶尔有一两个好奇的眼神飘过来,也只是好奇而已。

    叶修已经退役好一阵子了,现在的联盟里,会和叶修勾肩搭背插诨打科的人都离开得差不多了。所以这样一尊大神坐在兴欣的选首席,也不过是个被特邀来的嘉宾。

    

    第一个被叫阵的选手走下台去,摄像机扫过职业选手席,也只是在叶修身上停了几秒,留下一阵意味深长的唏嘘。

    

    两次走下舞台,第一次是被人狠狠推下,叶修挣扎着爬了上来;而第二次是自己走下去的,从此再也没有打算归来。

    

    再芳美的名花也会枯萎,再艳丽的美人也会老去,再香甜的食物,也会在腐败变质之后被人扔在路边的垃圾桶,从此一文不值,除了流浪汉和流浪狗,再也无人过问。

    曾经的媒体们批判嘉世对叶修的不公,却没想过过气的大牌们,都是这样平凡地度过余下的时日。放下鼠标与键盘,在另一个领域赚另一份工资。 

    

    3. 

    乔一帆看着叶修的侧脸,观看比赛的时候他的眼睛像本能一般流露出光彩,连百花缭乱的夺命连环扔都要逊色。叶修在第一场比赛过后的间隙转过头来,相视无言。

    

    “一看你那眼神,就知道你想太多。”叶修不再与他对视,似是不习惯嘴里没有叼着烟的感觉,不停地用右手食指的指节蹭着人中处的皮肤,“哥要是退役回家还敢在电脑里下荣耀,把不把持得住这个问题根本就不存在——肯定分分钟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网瘾大叔。”

    他笑得有点自嘲,乔一帆想着,真不习惯这个人把嘲讽留给自己。叶修的眼睛一向透光率低,躲在半睁的眼皮子后面,让人看不出在想什么。 

    

    我永远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乔一帆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耷拉下眼睛,一时也不知道如何接过话头。

    

    安慰或是鼓励,这些都不应该出现在当下的场合。乔一帆再是读书破万卷,此刻都无法挤出半个偏旁。 

    

    “前辈,我们现在很好。”他出声,感觉自己口腔干渴得厉害。

    “知道,”叶修笑笑,左手拍拍他的右肩头,“看得出来。而且我来之前也是做过功课的,兴欣队长,团队之神,你也很拼嘛。”

    “托您的福。”

    “哎哎,别这么生疏……”他又挠挠脑袋,似乎不是很习惯敬语。

    

    “别老闷着不说话了,又不是周泽楷。”叶修见乔一帆还在低头玩手指头,对沉默的气氛也很没辙:“说说训练营呗,不论是视频还是论坛上都看不到这些。”

    乔一帆也不推脱,抬起头笑得无奈:“教导人才和发现人才,我可比不上前辈。不如哪天来兴欣训练营莅临指导?” 

    “莅临指导?哎呦这听上去真诱人。”叶修眼睛转了转,翘起了二郎腿,“可是你们这群小年轻,把荣耀的花样全都翻新了一套,这么多年我第一次觉得看不懂了。”他指指对战中的第二对选手,“教科书很久没有修订过,不知道还根不跟得上时代的步伐。”


    乔一帆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流氓与阵鬼打得难舍难分。

    

    “不介意的话给哥讲讲?”边说着,叶修凑过去搭乔一帆的肩,左臂勾着他的颈,一副你跟我说悄悄话我绝对不告诉别人的样子。

    乔一帆腼腆地一笑,心脏却咚咚咚地敲着,汗毛战栗,血液告诉流转,活像是有成千上万的狂剑士在血管里开了狂暴。呼吸离耳根太近,温热的躯体就俯在自己身后,左手一如数年前一般匀称袖长。他不敢转头看叶修,只盯着他的手,就觉得喉咙一紧。

    这么多年不见面,他以为可以戒掉这名为大神的烟,奈何距离一米以上时他尚可抵御,贴身接触难免心猿意马。 

    

    “新秀挑战赛没什么看头。”乔一帆的语速微妙地快了几分,咬字却很清晰,音调也向下调了调:“前辈要是特别想听高水平解说,我觉得——”

    他剩下的话被粉丝们汹涌的欢呼声淹没,叶修看着他的双唇上下翻动了几下,奈何不懂唇语,声波也无法传达。等到好容易粉丝静下来的时候,第三位挑战者点的名字就叫乔一帆。

    叶修只得放开他,揉揉他的后脑勺,目送他上场。 

    就像他还没退役时那样。 

    

    4.

    上场的时候乔一帆还有些混乱。他拿不准叶修有没有听见他说的那句被欢呼声淹没的话,或者说,他拿不准叶修听到了第几个字。走进比赛席的时候他还在想,等我回去的时候,他还在不在呢?

    坐上座位,他定了定神。

    这可是一场表演赛。

    给观众们,也给叶修。

    

    刷卡登陆,一寸灰冲出!

    

    5.

    回到观众席的时候,叶修果然不在位子上。乔一帆瞥见收拾好心情又端坐在一旁的陈果,顿觉铁打的老板流水的选手。可能经常需要面临分别的战队老板一职,本就是逆着陈果的性子来。

    

    6.

    乔一帆坐在椅子上,背部被硬板隔得生疼。他忽然想起第十赛季结束后,叶修收拾好行礼,坐在上林苑小区布景的小亭子里吸烟。黑夜里火星明明灭灭,烟味儿争先恐后钻进自己的鼻腔。

    他想起叶修漂亮的手指夹着越来越短的烟蒂,一片沉默中,叶修也是像今天这样,突然单手框住他的颈,凑到他耳边,其间还有意无意地擦过唇角,亲了一下他的脸颊。

    

    他说:“小乔,你看这,夕阳西下,小桥流水人家的。” 

    又顿了顿, 

    “我现在,就像那沉舟啊。” 

    


    

    

    

    

    

    

    

    Fin.

    

    -----------------

    私设乔一帆18岁出道。

    乔一帆被淹没掉的句子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之前没看过这两人的文,基本是按自己的感觉写的。真正写起来才发现这两个人都好难拿捏,就算斟酌了这么久,我也肯定OOC…………【哭

    到底是叶乔还是乔叶,我也不知道。

    总之就是一时脑洞的各种未知因素堆起来的东西。

    文笔残破,还望手下留情。【鞠躬     



 @scenario 姑娘点的BE文。原谅我一生放荡不羁写不出BE……………………

评论(8)
热度(39)

© Vampire_蚊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