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没有热情,只吃不产。

「喻黄」啊呜一口吃掉你


1.
喻文州醒的时候,家里一个人都没有。父母外出前把他叫醒过一次,跟他说冰箱里有饺子,自己下着吃吧,然后就出门走亲戚。他当时二话不说,转头又睡下了。

此时看钟,发现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他揉揉太阳穴试图清醒一点,蹬了鞋子过去刷牙。

开冷冻库的抽屉抽出一盒没开的饺子,撕拉一声打开塑料封口,一只毛绒绒的生物飞快地从里头窜出,冰冰凉地顺着喻文州的胳膊往上爬。潜意识里判定这是一只老鼠的喻文州被恶心得一抖,花了很大的力气试图甩它下去,万万没想到,莫名其妙的生物就这样挂在他手上。

肤白貌美的喻同学被吓得花容失色,四目相对的时候——哎,这好像是个拇指姑娘?

2.
"我一辈子只吃一种食物,"自称黄少天的小精灵站在餐桌上,双手叉腰,表情认真,"除了饺子,我好像什么都不想吃。"

哦,喻文州想,我看着你觉得烤一烤估计很香。

3.
巴掌大的小精灵扒住书包的拉链,拼了命地抗议喻文州一边堵他嘴一边把他塞进去的动作:"我不要呆这里面!又闷!又黑!又吃不到饺子!又看不到你!"

喻文州无奈地放他出来:"那我一个人去上课了?"

"啊 ?上课?"

"我一个人去上课,然后你一天都得待在这个房间里。没有饺子,也没有我哦。"

"……"

"你如果会隐身,那你自然可以坐我手上,我带你过去。"

"……"

什么都不会的黄少天耷拉着脸,乖乖钻进书包里。

4.
"文州文州文文州~"肉嘟嘟的黄少天坐在喻文州的书桌上,看着喻文州嘴里念着各种公式,一会儿算草稿,一会儿写答案。黄少天在桌沿晃荡着一双小短腿,像个小屁孩一样,把"文州啊文州,文州文州喻文州"这样的几个词翻来覆去地唱成了调子,极度洗脑。

5.
"我一辈子只吃一种东西。"黄少天趴在喻文州的额头上,软软的肚子贴着他脑门,语气有点困惑,"理论上,我只吃饺子,但是最近又有一样特别想吃的东西啦!"

喻文州昏昏欲睡,强打精神:"嗯……想吃什么?"

黄少天问他:"你让我吃?"

"嗯……"

然后黄少天特别快速地爬到喻文州脸上,啊呜一口咬下去,喻文州也嗷呜一声叫出来,黄少天被吓到了,立马松口,没出血,红了很小很小的一块。

喻文州擦了擦脸上的口水,用手指戳他肚子,笑骂他:"小白眼儿狼。"

6.
"我这辈子最想吃的东西,"黄少天含情脉脉地望着喻文州,"你真的不能让我咬一口吗?"

"不咬,少天,我们不咬。"


--------------
本来想写深夜60分的灵魂相认,一不小心,写成了饿。。。。。。
是我蠢,我蠢。。。
下篇我努力绕回来,先发了。
此咬非彼咬!我好污噢。。。

评论
热度(5)

© Vampire_蚊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