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没有热情,只吃不产。

【喻黄】非典型魔法世界 3

3

"云顶山,古称杞山,又称杞灵山,有'麒麟'之意。'云顶山'属误传,但因其流传甚广而改作此称。"
——《魔百科》


早上爬起来看日出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不过就算坐在树顶上晃着脚的黄少天看起来是多么文艺而浪漫,也不能改变他是一只逗逼单身狗的事实。他看着旁边陪着自己等日出的白鸽和黑乌鸦,摇头暗叹这年头物种不同都能谈恋爱了,区区一个喻文州,我追起来怎么就辣么难。

唉,区区一个喻文州啊。


黑夜逐渐变成一片混着火热的墨蓝,又在转瞬间变为灰白色的白昼。周围异变的鸟类发出好似蟋蟀一样的低鸣,空气在鸟类的胸腔里共振,混着尘露的湿凉雾气被黄少天吸进鼻腔。
黄少天等了一会儿,没有一只粉红色爪子的长尾猫撞进自己怀里。他又打开手机看微信,张佳乐也没有与他通信。


这是进入云顶山的第三天,因为拖着一百来个人的团队,按照正常速度爬山的话,大概需要七天爬完这座山。头两天里,张佳乐都会在午饭前后,带着他两年前的户外实践时驯服的长尾猫,以"姓孙的储物戒指里的麻辣调料用完了,可我不吃辣会死"的理由跑到蓝雨阵营里来,蹭完中饭再游手好闲地晃荡一个下午,于晚饭前回百花。

黄少天玩high了问他:"你干嘛非得在晚饭前回去?赢了牌还想走么你!坐下咱吃完晚饭再战呗?"
张佳乐则一脸看弱智的表情:"你猪啊,拿了你们辣椒粉就走咯,我们还是敌人懂吗!你要是大清早跑来百花,临睡了再回蓝雨,估计喻文州还会笑眯眯给你盖被子。我要是再不回去,姓孙的连一碗汤都不会给我留,就剩洗锅水了。"
然后从黄少天怀里捞出那只特别喜欢粘着黄少天的长尾猫,大大方方地从正门出去。


从树顶上一层一层地往下跳,轻巧着地的时候,"区区"的那个人就在树底下背着包等他,乍一看就像哪个旅行社的人似的。喻文州外出是一定会带着双肩包的,因为他不太习惯用储物戒指。不像黄少天,出门买冰棍都得从储物戒指里翻零钱,经常看得售货员姐姐一愣一愣的。

"张佳乐没来?"
"是没来。我靠他昨天晚上还跟我通电话说找不到百花大部队,只找到几个掉队的,今早来碰我们想跟我们一段路。我们蓝雨一帐人还在讨论他说话是真是假,考虑怎么防着他们百花捣乱,好不容易我们本着人道主义过来等他,他他他,他居然放我们鸽子!"

黄少天出离愤怒地叨叨咕咕,居然还能一边叨咕一边吃早饭。那只白鸽"咕——"地一声看向黑鸦,黑鸦"啊——"的一声看回白鸽,白鸽转回头"咕咕"了两下,抢了黄少天手里的香肠飞走了。黄少天大吼"你个不孝子枉我养你两天两夜!"黑鸦就在一旁歪头给自己梳理羽毛,淡定非常。


一直到吃完中饭,张佳乐确实没有再出现,电话打给他也没人接,微信找他也不回。因着张佳乐不知何时被证实是古贤者百花缭乱的后代,更是在不知什么时候得到了百花缭乱的晶核而觉醒,阴谋喻才会允许张佳乐跟着蓝雨,毕竟蓝雨目前没有一个觉醒者。

最初知道这个像RPG一样的设定时,黄少天是拒绝的。你不能说因为我会魔法,就把我塞到这个实在很中二的世界观里去,更不能在光阴荏苒时过境迁的岁月中,让以微草为主的对家们一个个都开了很厉害的挂,而他黄少天,想开挂还不知道自己身上的血型对不对。

黄少天随手在树林里砍了一把长得非常迷你的竹子,穿在一起做了个简易的类似口琴的乐器,一本正经地调音。他往水边走着,那只黑鸦不见了,又变成两只白鸽跟在他背后——其中一只就是早上抢他早饭的(被赐名阿白,另一只规矩的白鸽叫阿白白)。黄少天对这贵圈真乱的CP啧啧称奇。

抬头一看,喻文州盘腿坐在水边上,低头用小玻璃瓶取水,墨黑色的短发中露出一段白皙的脖颈。黄少天摸摸手里的自制口琴,想也不想就吹出一首简易版的《水边的阿蒂丽娜》。喻文州听了个开头,好笑地转头看他,眉眼弯弯,眼波流转。黄少天心里感叹:英雄难过美人关……my队长装药水的瓶子都超好看,比叶修用的农夫山泉塑料瓶高级多啦!按照总裁文的一般思路,这时候我要一不小心栽进水里,人工呼吸成就即刻达成!

当然他只能想想而已,乖乖站到一旁看喻文州采了好几瓶溪水。这条水源是云顶溪的支流,两米宽,深度到腰。之前徐景熙有提过溪水似乎有魔力混在里面,喻文州表示他会来测试一下。

"少天。"
喻文州喊了他一声,指了指一旁一大排装满水的瓶子和剩下两个空瓶,表示自己快好了。

"这里的水的确很有用途,做溶剂的话可以减少施术者的魔法损耗。你觉得呢?"
"挺好的。我找到一种这里土著的一种水藤,一剑劈下去能淌一升水。我想既然这里溪水有魔力波动那么植物里的水说不定效果更好。可是没有喻专家在,我也鉴定不来,毕竟我的风符火符啥的都是你画的。"

黄少天也盘腿坐下来,随手逗一朵"扭扭花"玩。"扭扭花"是郑轩取的名字,一碰就扭个不停,特别魔性。
喻文州的采水任务已经结束了,他现在任务进度20/20,可以交任务了。不过他继续坐在岸上,摸着阿白白毛茸茸的脑袋。阿白好像有点不高兴,啄了一下他的手背,向树林里飞走了。

等黄少天玩够了,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三点多钟,他一抬头发现喻文州拥着阿白白躺在一旁,目光柔和地看着他,不禁老脸一红,心脏加速,都快被苏得飞升了。他故作淡定地站起来拍拍衣服,就见远处一只身轻如燕的猫急匆匆向他扑来,扑通一声,黄少天被扑进了水里。

"少天!"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黄少天心塞。一身湿漉漉地站起来,没有人工呼吸,却看见喻文州神情凝重,也不见张佳乐的影子。那只通体雪白、两爪粉红的长尾猫咬着喻文州的裤腿,长长的尾巴卷着张佳乐的手机。

他们跟着猫走了一段不长不短的距离,没有遇见别的阵营的人,百花的也没有。后来在一颗粗壮的像猴面包树一样的大树的树洞里找到了他,看起来是睡着了或者晕过去了。

黄少天早就觉得不对劲,看见张佳乐这个样子,立马把阿白白抱过来联系叶修,等了好一会儿都没人应答。本来说还可以打电话,可叶修根本不用手机。喻文州则把几个队长副队长都联系了一遍,没有一个人接通。
没有人喜欢恐惧与焦虑,只有眼前的路足够明晰,才愿意心甘情愿地走上去。蓝雨的副队暴躁地坐下,沉没良久。

而蓝雨的队长则拍拍他的肩膀,干燥的口腔使他说话有些艰涩。
"先冷静下来。我有一种预感,你要不要听哦说?"
"……嗯,"黄少天深吸一口气,"你说。"
"我觉得,这座山上有蓝雨的晶核,也有你的晶核。"

话音刚落,黄少天瞪着眼睛迎上喻文州的视线。他虹膜颜色浅,是像琥珀一样的淡棕色,透光率极高,被微光照着的时候有一种摄人心魄的寒气,下抿的嘴唇显露出坚毅的神情。喻文州坚定坦荡地与他对视,漆黑的眼睛里,如同过去那样对他充满包容和信任。

黄少天还是有点怕的,因为他这时候发现,他信喻文州,竟胜过相信自己的身体里流淌的血。
假如说他并不是古贤者之后,怎么担得起喻文州的信任。

评论
热度(4)

© Vampire_蚊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