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没有热情,只吃不产。

「快新」自宅警备

人在家里呆太久,整个人的气质都会有不可思议的改变,譬如说从头顶怪盗基德称号的魔术师高中生,坐拥可爱平胸青梅少女的真现充,一举变为几个星期不出房门的自宅警备员。究其根本,快斗摇摇头,都怪这万恶的世界网络太发达。

现如今,所有噩梦都醒来,黑暗被驱散,被诅咒的宝石化为海洋上空一闪而过的星辰。小小的侦探曾低下头说:“再见了该死的小偷,没抓到你,真是我的遗憾。”
可那是我的荣幸——
尚未出口的话语化作漫天粉红色的花瓣,和烟雾一同,飘散在满月的夜空。

网络太发达,KID KILLER的名字不再出现在报纸头条,转而是那个好久不见的、名副其实的大侦探。标志性的笑容出现在各种新闻媒介,甚至2ch这样的网站还出现各种偶遇推理爱豆的八卦贴。休暑假的快斗看得不亦乐乎——这比鸽子腿上摇摇晃晃的摄像头更为有趣,好像偶遇他的人就是自己。

可是真的很想去偶遇——
他挠挠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想起几个星期前某个想起来就让人脸红的晚上。

那天他终于找到了那可恶的宝石,对着月光流下的并非潘多拉的眼泪,说不定是他自己的。他猖狂地大笑着,从中森的眼皮下飞走,烈风从耳畔呼啸而过。
他迫不及待地飞去见他。

将被诅咒的宝石摊开给侦探过目,怪盗郑重地取下单片镜、帽子和手套,以十二分的爱慕献上吻手礼。他笑着欣赏侦探眼中的惊异:
“我找到我想找的宝石了。”
“还有你,大侦探。”
“下一个目标是你喔。”

然后他就可耻地怂了。
天哪,那颗不见得比宝石更柔软的心,他到底是要怎么偷?
黑羽快斗,十七岁,
第一次懂得拖延症的滋味。


———————————end

谜之高产,大概是被饿出来的。
后续随缘。
真的,我本意,真的是想写搞笑梗……OTZ
装逼口吻停不下来。

评论(5)
热度(30)

© Vampire_蚊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