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没有热情,只吃不产。

「快新」传染

我流文体,原作设定,柯南变回来了,怪盗还在。
工藤现在是大学生侦探,但是没空卖小说。

—————————

#A1
尴尬是会传染的。
早出晚归的名侦探和晚出早归的怪盗之间,没有时间上的重合是理所当然。可是明明是在同一个寝室住的人,却奇妙地错过了整整一个月才看到对方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脸,这种事……果然还是会尴尬的。
黑羽快斗简直汗如雨下、坐如针毡,工藤知道基德本人和他长得很像的事吗?他当然知道!他当着他的面被拉了多少次脸,笑嘻嘻地看着七岁外貌的他直跳脚!噢,黑羽现在简直想穿越回过去,揪着自己的耳朵警告他,别没事瞎蹦嗒!你过后——你过后就会喜欢上十九岁的他!你知不知道!


#A2
快乐是会传染的。
已经看过一边的搞笑片,第二遍看的时候,一般是不太会笑的。就好像已经玩通关的文字冒险类游戏,已经知晓了所有的机关和密道,再玩一边也不会被突然杀出的幽灵吓到。
就好像工藤电脑里那部他自己写的推理小说,不管黑羽觉得有多好看,作者本人都对这种所有伏笔都是自己埋的的东西丝毫提不起兴趣。

可是啊——
已经看过的搞笑片,如果和工藤新一一起看的话,黑羽快斗是不管多少次都会笑的。
因为新一开怀大笑的时候,眉毛都皱在一起,捂着腹部笑得发抖,是比世界上所有孩童的欢笑的模样都要可爱的天使。


#A3
凝重是会传染的。
不论是多么阳光明媚的夏日,当新一伏在桌前写案件报告的时候,黑羽都会从内心深处感到一丝决绝的冰冷。
这可不是空调开得太猛啊。是那双锋利的冰蓝色眼睛里,迸发出来的犹如刀刃一般的寒气。

工作中的工藤新一是最残忍的。

黑羽快斗还记得刚刚喜欢上新一的时候曾偶遇他办案的样子,那双在梦中亲吻过无数次的桃红色的薄唇,一开一合之间,将所有的真相揭露于众人面前,犹如锋利的手术刀将病人开胸剖肚,直视那覆盖在脂肪之下的血肉之躯。

有时候黑羽快斗想冲上前去抓住他的手,不管新一用多大力气去甩都绝对不松开。他想带他走,远离这个只有凶器、证据、动机和嫌疑人的犯罪现场;他想带着他一路狂奔,穿越拎着公文包的上班族、穿制度的女子高中生和染发打耳钉的小混混;他想带着他,从八十八层的高空跳下,用滑翔翼游览东京铁塔——

而不是在这样几乎冻结的空气中,一同卷入他人犯罪的漩涡。

可是没办法呀,办案中的工藤新一也是最温柔的。注视着那些蛛丝马迹的真实之眼,哪怕分半个眼神给黑羽的话,他大概都会捂着心口幸福地倒下去吧——
当然,作为怪盗基德的时候,绝对不能倒啊啊啊!

#A4
节日是会传染的。
白西装的基德将面料换成了高密度的羊毛材质,他才得以从容自得地在飘雪的晚上出现在十六层的展厅窗前。

“今天的特别服务喔,名侦探~”

他打了个响指,白礼帽摘下,红彤彤的圣诞帽出现在他头上,还有嘴边那两簇神似阿笠博士的白胡子,饶是工藤新一都笑了(虽然是翻着白眼的)。

“那我也回个礼吧。”
“诶?”

不等怪盗反应,一颗足球如期而至。

我就知道那个推理宅!TAT

评论(9)
热度(58)
  1. 天下永安Vampire_蚊子☆ 转载了此文字

© Vampire_蚊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