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没有热情,只吃不产。

「快新」隙中驹(正式版 工藤新一side)

每个清晨都被突然压到被子上的重量唤醒,已经是不得不习以为常的事了。穿着睡衣的头发乱糟糟的男孩子隔着雪白的被子呈大字型地抱在工藤新一身上,好像一大团三文鱼寿司或者别的什么生鲜鱼寿司——这个比喻一定会被黑羽快斗唾弃的。
对着眼睛尚且没法完全睁开的大侦探露出一个毫不吝啬的露齿笑,黑羽快斗又跳下床,噔噔噔地跑开了。于是侦探先生做出了他本日的第一个推理:这家伙又没有穿鞋啊。

尽管还有很多事情仍然需要套用be used to doing句式——尚且适应中,但,谁都不会讨厌一个活泼嘴甜的小孩子。叼着牙刷的侦探感觉到有谁在拉自己的衣摆,低头一看,一朵带着露珠的粉红月季绽放在自己眼前,躲在花后头的是黑羽快斗得意的笑。

……好吧,不要嘴甜在奇怪的地方,并不会惹人讨厌。饶是面对犯人从不退缩的铁血侦探,每天收到一朵来自未成年人的花,三个月下来也早该没脾气了。想想自己小时候带着小青梅满街跑地玩侦探游戏,变变魔术也无伤大雅,撩妹也……不,还是算了,他才国小六年级啊。

想着这些奇怪的事情,擦干净脸的工藤新一意思意思地梳了梳他永远都翘着的那簇头发——今天也没能平下来。转身下楼,已经能看见小快斗坐在桌边抹面包了。草莓蓝莓哈密瓜芒果葡萄,五个味道的小玻璃罐在桌上一字排开,侦探在快斗期待的目光下挑了芒果的递过去,然后转身去冲咖啡和牛奶。

毛利兰在工藤宅门口把午餐便当递给黑羽快斗,然后尚未发育的小男孩背着棕色的牛皮大书包往学校走去。 只有在这样的时候,工藤新一才会有一种监护不当的歉疚,毕竟你不能要求一个忙起来不睡觉的高中生侦探早起给小孩子做小熊便当——而这个任务被他可爱的小青梅主动揽下。工藤新一拒绝思考快斗送出的玫瑰和巧克力在这之中起了多大的作用,反正园子是很喜欢他——巴不得来一场姐弟恋的那种喜欢。

有些问题是工藤新一穷尽脑细胞也想不明白的,譬如说快斗的花都是从哪里变出来的,他的手掌那么小,又是怎样握住那些扑克,遮掩着做些小动作来完成他的魔术。又譬如说,十二岁的小鬼到底哪里来的那么多稀奇古怪又非知道不可的问题呢?

自从黑羽快斗跟着他,看他破过一个dieing message之后,似乎对工藤新一的存在产生了一种奇妙的误解,具体体现在,把他当成一个活动的维基百科——不,或许比维基百科还好用一些,毕竟不会有哪个版本的维基百科会在回答问题的同时还让他挂在身上……算了。

进门的时候听见好几个人齐声喊「欢迎回家」,书包放在墙角(有四个),旁边放着沾着一点草屑的便利店袋子。打开冰箱,草莓不见了,流理台上还放着几个酸奶盒子和没洗干净的刨冰机……快斗这家伙,肯定又去和他们在公园里放风筝或者踢球吧,整得一身脏回家怕被骂,又去买了酸奶,和家里的草莓一起做奶昔,希望奶昔能让自己不要太生气,这个推理绝对是正确的。如果那群小孩子能在自己回家之前从元太手里保护好那杯可怜的奶昔,那么……

「嘿嘿,」黑羽快斗拿着奶昔扯他的衣角,「我知道你早就知道啦!」

嗯,bingo。

小孩子的身体是神奇的。去年才到肩膀那么高,今年就能窜到鼻尖了。工藤收回手,门框上记录身高的横线比去年高了四五厘米,对比自己十三岁的身高,甚至还要高一点点,这家伙是不是偷偷喝牛奶还故意不让我发现啊…… 很明显,快斗也发现了这一点点优势,「我要是能比你高,我也喊你小鬼头小不点小矮子啦~」工藤翻着半月眼看他:「长得玩晚的小孩子才会比较高,你不要得意忘形啊!」

然而快斗并不理会,自顾自地跑走了。

桌子上放着一些刚买回来的零食,巧克力pocky草莓pocky抹茶pocky,还有各种口味的罐装果汁。快斗撇嘴:无趣的大侦探,果酒都不知道买一罐,今天可是一年一度的红白歌会啊!

冬天的被炉简直就是人类的温柔乡!快斗一脸满足地窝在被炉里,为了和工藤新一挤在一起,他特意和工藤坐在一张桌子的同一边,美名其曰「正对着电视视角比较好嘛!」

然而小孩子说要熬夜的时候,通常都是熬不住的。之前工藤新一半夜看世界杯的时候也是,抱着一堆pocky就往被窝里钻、号称要熬夜看世界杯的黑羽,在双方队友亮相时就呼呼大睡了。今天也不例外,大概是一早出门玩雪玩得有些累过头吧。工藤新一把声音稍稍调小了一点,电视屏幕的光影纷乱地打在快斗的脸上。

单单这么看着黑羽快斗安静地睡着的机会是很少的。工藤新一试图从这张稍稍开始长开了眉眼的年轻的脸上,看出他未来会是什么样子。会进入一个怎样的国中、交一些怎样的新朋友,大学学一个怎样的专业,毕业后在哪里做些什么。

想也会是魔术师吧……就像自己,简直是生来就要和犯罪分子斗智斗勇……工藤新一放弃思考一般转过头,顺手拿起那盒吃到一半的 pocky,抽了一根放进嘴巴里。今年的组合也没什么悬念啊,主持人还是那几个,arashi(*)什么的,到底还要红几年啊……

就在这个时候,猝不及防、措手不及、毫无防备地,嘴里的pocky被谁叼住了。甚至在工藤新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就就着pocky还被他含在嘴里的姿势,迅速地往前吃进,直到切实地和自己的嘴唇合在一起。柔软的、温热的、小孩子的嘴唇,伴随着好像恶作剧得逞一般忍也忍不住的嬉笑声,黑羽快斗甚至伸出舌头来舔吻他的唇瓣和齿贝,然后迅速分开、后退,摆出一副特别特别无辜的样子。

一瞬间工藤新一以为自己其实是在睡梦中,不过电视里的红白倒计时真实得有些过头了。伴随着新年的钟声,他看见黑羽快斗好像有点紧张,脸红成一片,以一个类似沙发咚的姿势跨坐在他腿上,声音是强装的镇定——

「新、新年快乐!」

--------------------------
我、我下手了。。。
改了设定,工藤还是做他的高中生好了。年龄差太大的话,工藤的顾虑可能会更多一点,那还怎么搞啊!(你好好说话
还会有黑羽side
如果我把平次的年龄调成比黑羽大比工藤小的国中三年级,整天帮黑羽出馊主意。。。这样的角色你们能接受吗。。。 白马就是。。。嗯。。。就是。。。黑羽的老师?以前教平次,现在教黑羽?(为什么还是出现了老师(。

*arashi:日本超级红的一个艺人组合,我私心放上来哒(暴露兴趣系列(。))arashi的确是每年的红白主持人,还带领白队举过旗的!顺带一说我是leader粉,大写的蓝担!虽然这个人非常喜欢钓鱼,我也一度想成为他鱼篓里的鱼。。。(。)

评论(3)
热度(38)

© Vampire_蚊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