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党。没有热情,只吃不产。
从来不懂得理会无关的人。

[鬼白]神明



『干什么?』

白泽瞪大了眼睛,狭长的丹凤眼里透出少有的惊异,他望望鬼灯的手指,骨节分明线条明晰,指腹方才轻点过白泽的苹果肌,凉凉的强硬的感觉,却没有平日里大打出手的蛮横。
然后白泽又警惕地瞅瞅鬼灯的脸,还是老样子的面瘫,却没有往常捉弄他时微妙肌肉变化。

『没什么。』

鬼灯这么说,白泽也就没管那么多。如果每一件事都深究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于是一身雪白的神兽仿佛摇了摇尾巴——此刻其实并没有尾巴——然后继续手上对药材的称量配比。

鬼灯收了视线。
他是想着,名为白泽的神明常年一副微笑的表情,苹果肌连带颧骨会不会肿起来,长年累月以至于把眼睛挤变了型。

在大多数人印象里,白泽似乎只有一个表情,就算是...

© Vampire_蚊子☆ | Powered by LOFTER